会展人才当前位置:主页 > 会展人才 >

水是生命之源,值得为之发动战争

时间:2018-08-20 09:18 作者:admin 点击:

  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驻吉尔吉斯斯坦的农业项目经理阿尔廷贝克·卡德罗夫(Altynbek Kadyrov)说:“这些小村庄差不多每天都在争夺水资源和领土,一旦某种因素破坏了他们的农业生产,他们必须斗争下去,或者做一些事情确保他们不会在冬季挨饿。”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我们掉头继续开车,在炎热的天气里缓慢行驶,四周的宁静并没有被打破,我们沿途返回,穿过天山山脉西部边缘的干旱山麓,一路上我们未看到其它车辆。
 
  但一路上并非总是这样平静,在2016年春季和夏季,由于乌兹别克族村民和警察封锁了通往水库的道路,甚至切断了流向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水源,当时紧张局势加剧。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将装甲车开进了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双方武装力量都逮捕了对方的居民,在这里打架斗殴和子弹随意乱射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于那些在日益干涸土地上勉强生活的农民而言,水是生命之源,值得为之发动战争。
 
  面对未来:61岁已退休的生物和地理老师努尔丁?伊斯梅洛夫(Nurdin Ismailov)说:“40多年前,山区有很多的冰川,现今的夏季甚至都没有积雪。”  面对未来:61岁已退休的生物和地理老师努尔丁?伊斯梅洛夫(Nurdin Ismailov)说:“40多年前,山区有很多的冰川,现今的夏季甚至都没有积雪。”
 
  我来到这个偏远、管理混乱的陆军哨所,站在这里可以眺望到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庄稼农田,它们都需要水,我亲眼目睹了气候变化前线出现的社会动态。2014年 ,美国气象学会在《气候杂志》上发表一项研究报告称,21世纪开始的12年,中亚地区气候转暖速度是同期全球平均气候转暖速度的两倍,比以往任何10年都要高。伴随着该地区气候逐渐升高,将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政治不稳定和暴力事件。
 
  这种情况在广阔的费尔干纳山谷地区尤为突出,这里有错综复杂的边界地带、种族势力、颇有争议的水权使用问题、日益减少的资源和逐渐升高的气温,使这里成为全球气候转暖和人类武装冲突的“炼狱”——地理、气候和政治冲突等问题汇集在一起。的确,历史上暴力种族分裂和人们对自然资源定期发生争端,导致武装冲突在该地区更有可能爆发。过去27年里,已有数百人在两次武装冲突中丧生,武装冲突爆发的部分原因是争夺领土和水资源。
 
  紧张的农民:图中是乌兹别克族农民在颇有争议的Kasan-sai水库附近装载向日葵秸秆,由于近期农民之间频繁发生武装对峙,他们表现得十分紧张,无法与记者正常交谈。  紧张的农民:图中是乌兹别克族农民在颇有争议的Kasan-sai水库附近装载向日葵秸秆,由于近期农民之间频繁发生武装对峙,他们表现得十分紧张,无法与记者正常交谈。
 
  从关卡出来的道路上,我们看到乌兹别克族农民将晒干的向日葵秸秆堆放在一辆破旧卡车里,他们对附近水库的武装对峙十分敏感紧张,甚至无法进行交谈。他们在卡车里将音乐声音调到最大,在道路扬起的尘土和炽热阳光下,他们汗流浃背,面对我们紧张地笑着。
 
  今年3月以来,乌兹别克斯坦军队切断了通往靠近水库的阿拉布卡镇的道路,据悉,当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拒绝乌兹别克斯坦提出使用该国工程师修复吉尔吉斯境内水库的请求时,这一矛盾进一步升级。8月份,这一冲突事件进一步升级达到高潮,乌兹别克斯坦警察乘坐直升机抵达一座领土争议的山脉,扣押了一个吉尔吉斯通讯中继塔,并且拘留了一些吉尔吉斯技术人员。
 
  这两个国家有理由发生武装冲突,费尔干纳山谷盛产水果、蔬菜和棉花,曾经是中亚农业的中心区域。广阔的盆地是食物绿洲,孕育了苏菲派诗歌文化,这里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现今,盆地平坦土地上有灌溉农田,主要以种植甜瓜、辣椒、西红柿和草莓而闻名。乌兹别克族村庄坐落在白杨林之中,他们饮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山区流出来的水,在这片茂盛的盆地,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遍布崎岖山地,并不适合于农业耕种,可以主要用于饲养牲畜,但目前这些山地仍然十分干旱。
 
  水位线下降:在费尔干纳山谷灌溉的Kasan-sai水库,在乌兹别克斯坦边境附近的水库被排干了一半,该水库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但却为乌兹别克斯坦提供水源。  水位线下降:在费尔干纳山谷灌溉的Kasan-sai水库,在乌兹别克斯坦边境附近的水库被排干了一半,该水库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境内,但却为乌兹别克斯坦提供水源。
 
  但是这一切都在不断地变化,2014年世界银行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气候变化将继续加剧,导致一些地区继续出现“环境不安全”。目前世界银行正在气候变化如何改变全球居民生活方式的经济研究提供资金。费尔干纳山谷中大约生活着2200多万人,他们的生计主要依赖于农业灌溉,但是近年来高温气候导致水分快速蒸发,未来气温可能更高,冰川很可能会消失,这将潜在引发更大的问题。
 
  拉苏尔·卡西莫维(Rasul Kasymov)的稻田是证实该地区遭受气候变化影响的一个缩影,为了从历史名城奥什(Osh)到他在卡西莫维在克孜勒-森格尔(Kyzyl-Sengir)村的这片稻田,他开车行驶了45分钟,穿过干旱的吉尔吉斯乡村,看到年轻的男孩正在放牧,由于气候因素这里的牛群显得瘦骨嶙峋,四处都是满是灰尘的平房。当我抵达目的地时,卡西莫维向我打招呼,他带着我沿着一条道路走到他的梯田,这里是一条流入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河流形成的泛滥平原。
 
  宽阔的灌溉沟渠里都是淤泥,在尘土飞扬的小路两旁却是碧蓝的河水,河岸长着郁郁葱葱的柳树,牛马等牲畜在泥泞山坡上饮着水,河水流入周围的农田。这个美丽的田园风光是典型的费尔干纳乡村景象,但是看上去令人舒适外在环境却掩盖了内在的环境危机问题。
 
  卡西莫维是美国国际开发署农业专家,他说:“我们一直在向人们讲述着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一些通情达理的农民能理解气候变化,但是他们什么也不做,因为他们的土地面积非常少,大部分费尔干纳的农民没有钱投资新的农业设备,他们也没有接受过节水保护的相关培训。”
 
  休息时间:图中是乌兹根附近的一个村庄时,工人们勤劳收割庄稼之后,在玉米地里休息。这些田地是从吉尔吉斯斯坦流入乌兹别克斯坦的河流灌溉农田,但是对于这两个国家水资源如何使用,大家并未达成共识。  休息时间:图中是乌兹根附近的一个村庄时,工人们勤劳收割庄稼之后,在玉米地里休息。这些田地是从吉尔吉斯斯坦流入乌兹别克斯坦的河流灌溉农田,但是对于这两个国家水资源如何使用,大家并未达成共识。
 
  过度放牧加剧土壤沙漠化
 
  这仅是一个勉强维持的现状,我能够看到沿着这条道路的河道水分都已蒸发,当我们来到这里时,会看到贫瘠农地渗出矿物质和盐。此外,当地允许牲畜过度放牧,这使得本来十分贫瘠的土地更容易遭受突发洪水造成的沙漠化和环境侵蚀。
 
  我们沿着一条小土坡向下走,来到了卡西莫维的稻田,沟渠里的灌溉用水形成级联式小瀑布,水流落到绿色池塘产生的声音与炎热天气形成鲜明对比,在下方位置河水溢出淹没了道路,造成大量水资源浪费。卡西莫维走到一个坡台上,手里抓了一把微红色的大米向我们展示,这里的红米是非常出名的。
 
  卡西莫维用手一边轻抚稻田,一边对我说:“之前这里有大量的水资源,但是现在看来每个地区都在缺水,冰川正在消融,我们的生活依赖于这里的水,如果没有这些水,没有人会生活在这里。”当我问他农民之间是否为了争夺水资源而发生冲突时,他回答说:“没有,没有这样的冲突,我们这里没有乌兹别克人。”
 
  种族不稳定因素和人口不断增长
 
  在费尔干纳山谷地区,种族问题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因素,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乌兹别克族居民相当多,大约占总人口的14%。更严峻的是,人口在有限耕地上呈现爆炸式增长,自2000年以来,中亚地区5个前苏联共和国的成员国人口增加了大约1000万,预计2050年人口将增长至9500万,当前6500万人生活在该地区,并且大约500万人缺少可靠的食物来源。
 
  冰川融化:中亚几乎所有冰川都在逐渐失去质量,预计到21世纪末,中亚地区冰川将是1955年冰川质量的三分之二。  冰川融化:中亚几乎所有冰川都在逐渐失去质量,预计到21世纪末,中亚地区冰川将是1955年冰川质量的三分之二。
 
  气候变化对于不断增长的人口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世界银行预测称,到本世纪40年代中亚大河流之一的阿姆河(中亚流程最长、水量最大的内陆河),水位将下降10-15%,将导致该地区GDP随之下降10.7%。
 
  除了种族冲突、水分蒸发、资源滥用、人口增多和居民生活贫穷之外,该地区边界问题使水危机更加复杂。在前苏联解体之前,水是流经一个统一的国家,现在水道穿过多个独立国家,经过有争议的边界地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要么接受河流上游国家给予的用水权,要么对用水支付费用,或者进行谈判,试着接受这一现实。